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富万利 >  正文内容

父恩难偿_情感文章

来源:重生成妖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16




  父爱是山,高大而巍峨。父爱是天,宽广而深远。父爱是河,细长而源源。父爱是海,浩瀚而深邃。母亲给了我血肉,使我成长,而父亲却给了我骨骼,使我站立。纵使是丹青高手,也难以勾勒出父亲那坚挺的脊梁。即使是辽阔的大地,浩瀚的大海,也比不了父亲是那宽广无边的爱。父亲您为儿女付出了一生,就像蜡烛,默默燃尽了自己。

  当年,刘和刚在青歌赛唱响《父亲》时,我的心在颤抖,泪水模糊了双眼,滑落到衣衫,湿透了衣领。深埋了多年的伤悲再次爆发,尘封己久的哀思涌上心头,从此,我爱听《父亲》,但每听一次都灼痛我的心扉,哀痛就像一块重重的石头,一直沉沉压在心头。那永久而朦胧记忆一次次再显。如今,一年一次父亲节又到,思愁再一次打开,只好借用电脑键盘,把尘封的哀思寄托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当年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。出门就是山。在我幼小的记忆里,我的父亲为养育我们兄弟姐妹七人,每天起早贪黑,天没亮就起床,到晚上人们都进入梦乡才回来,消瘦的身躯,每天行走在崎岖的山间小道,肩挑100多斤的重担,步行70多里的山路到和平县城集市去卖一些土特产,再从当地采购一些农产品回来,第二天赶往河源的一个集市,有时也去龙川县,去龙川要经陆路转坐船走水路。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父亲对我们说过的一句话,“淘气不听话,挑米过老隆(龙川县城)时把你带去卖了”。第三天到离家比较近的集市,就这样三天一个轮回,靠做小买卖赚取那薄微收入来养活我们全家。父亲很难与我们聚在一起吃上一顿饭邯郸羊羔疯治疗贵吗,每天都是天没亮,妈妈就起来热一点隔夜的饭菜给父亲吃了出门,晚上回来,妈妈留好的饭菜他不舍得吃,就吃我们的剩饭剩菜。我长大了妈妈还说,那时我们家的剩饭剩菜你爸全包了,我们心里都明白,爸爸是节俭,不浪费一点粮食,不是喜欢吃剩饭剩菜。父亲晚上回来我们大多时候己经睡下,连见父亲一面都很难。小时候的我聪明伶俐,讨父亲喜欢,又是慢女(客家话最小的女儿),父亲疼爱有加。我常常跟随母亲深夜起来,是想见见父亲,依偎在他的怀抱,感受那暖暖的体温,享受父爱的快乐。也惦记着着父亲给我们买回的零食。鬼灵精怪的我知道,要是与哥哥们一起争抢的话,我肯定占不了便宜。父亲在外随便吃点粗粮充饥,喝口凉水,有时也在家里带点饭菜,但父亲从来不忘给我们买零食。记得父亲去世前的那年,快到中秋节了,父亲回来己是半夜,我听到声音从床上爬起来,眼睛还没睁开就嚷嚷“爸爸,我要饼吃”“我的儿啊,你醒啦,爸爸给你拿月光饼”(月光饼是客家人用米打成粉做成月亮形状,很大的米饼)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由于长期奔波劳累,在我四岁那一年,父亲累垮了,父亲病了,得了痔疮,便血。病发后父亲为了省钱,找社会医生治疗一段时间,病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引起了更加严重的溃疡与出血,无奈之下才住进了和平县医院,做手术后的第三天,父亲就要求出院了,病情根本没有控制好,没有痊愈便步行几十里,回家后就感染发炎了。为了省点钱,父亲置自己的健康不顾。往后的几个月,家里特别困难,父亲连口白米饭都吃不上,更无法补充营养了,父亲被病折磨的骨瘦如柴,一米七几的个子,只有几十斤的体重了。每天看着母亲帮父亲清洗伤口时疼痛的一身大汗,幼小的我哇哇河南的癫痫医院哪家靠谱大哭,爸爸总说:“我的儿,爸爸没事,爸爸没事,别哭别哭”。

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因为父亲病的缘故,家里一下子没有了生活来源,家里的那点粮食,维持不了我们的生活,母亲靠卖蔬菜来维持家里日常开支,哪来钱给父亲治病。两个姐姐在我未出生前己经出嫁,我的几个哥哥正是上学的时候,大哥正在读师范,这时,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二哥三哥也只好辍学外出务工,就连刚刚上学的四哥与幼小的我都帮着母亲干些农活了。记得那年冬天,天气好冷还下着雨,母亲没法出去干活了,就扶着父亲坐在厨房里,点着柴火给父亲取暖,年仅四岁的我拿个小凳,爬上灶台,把锅里的猪食捞起放到盘里,然后下来,用那小手,一瓢一瓢把水倒进锅里,再爬上灶台,把锅洗刷干净。我的母亲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倒是父亲,笑得见牙不见眼说:“我的儿啊,以后就要帮妈妈了啊”,我懵懵懂懂,满口答应说“好啊”高兴得一头钻进爸爸的怀里。幼小的我那知道,我父亲已病入膏肓,父亲自己预感,他将不久于人世。

  次年的夏天,我四十多岁的父亲,在我未满五岁时离世了。记得那天早上,阳光刚刚照进我家的小屋,父亲就要下床,他要睡在地上,母亲意识到父亲快不行了,赶忙召集家里所有人,吩咐我去叫我二姐过来,二姐家离我们很近。我与二姐,二姐夫赶到家时,一家人己围在父亲身边,就差我外出务工的二哥没有回来了。父亲眼角泛着眼花,用颤抖的双手拉着我大哥的手,发出微弱的声音做最后的叮嘱“鹏儿,以后你就要帮妈妈带好弟弟妹妹了,要听妈妈的话,要支撑好这个家,不要让外人小看,要让弟弟妹妹读书,要把奶奶的骨头捡起来,找个合适的地方安葬好……”,然后颤羊角风的治疗偏方抖着手拉着我们兄妹每一个人,交待我们要听妈妈的话,不要淘气,别让妈妈操心,要好好读书,将来做个有用的人。我们个个早己成泪人,最后父亲还是想见二哥最后一面,等啊等,二哥还是没能及时赶到,父亲实在支撑不了,用似乎听不到的声音“我等不了二儿了,我走了”,父亲就这样离去了。

  父亲个性温和,从不打骂孩子,连大声训斥都没有过,我从来就没有见过父亲发脾气。别人家是严父慈母,我们家是严母慈父。父亲难得与孩子们在一起,逢年过节在一起,总是用慈爱温暖的目光,温润的笑容,敦敦教诲,细心叮嘱我们要乖乖听话,踏实做事,诚实做人。其实,我们兄弟姐妹个个都乖巧懂事,是父母的言传身教,待人处世直接影响了我们。父亲不但为我们一家操劳,还照顾着两个失去父母的堂叔,我们有一份吃的,都分给他们一份,给我们一件衣服就少不了两个堂叔一件,逢年过节都叫他们聚在一起,直到帮助他们成家。父亲就像一把太阳伞,为我们遮风挡雨,也把温暖带给所有的亲朋好友,对别人慷慨大方,自己却省吃俭用。最后耗尽了自己。

  父亲一生留下只有一张相片,那是在我出生的三年前照的。母亲怀抱着二岁的四哥,父亲挨着母亲,旁边站着我的两个姐姐,后排站是的大哥,二哥、三哥,还有我两个堂叔,这张相片算是父亲留下唯一有纪念价值的东西了。幼年的我就看着父亲的相片长大,想父亲时就到我大哥房间的相框里看看我苦命的父亲,看看这张永远慈祥温存微笑而又清瘦的脸。一直到我出来工作,还改不了这个习惯,没事就会对着父亲相片说说话:父亲,您最牵挂的慢女没有辜负您的期望,努力学习,好好读书,现在己经工作了,我几个哥哥都武汉专治癫痫的医院出来工作,成家立业,事业有成了,日子好了,可以好好孝敬母亲了,父亲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。直到有一天我回家拿相片准备给父亲画张相时,发现相片不在了,问我妈妈,那张全家福呢,妈妈说给堂叔拿去了。我找堂叔,堂叔说不见了,不知丢哪去了。话音未落,我眼红了,泪水像雨水一样飘!这可是我们全家唯一的念想啊!

  去年中秋回家扫墓,一家老少拜祭我的父亲,我与大哥给父亲敬酒,哥哥深情的对父亲说:“爸爸,喝点酒吧,活着的时候你不喝酒,现在学着喝点吧,活着的时候,生活太苦了,现在该享享福啦,孩子们都来看你了”。二姐夫说:“是啊,父亲以前很艰苦,靠一杆扁担,两只箩筐,一双脚,一双肩膀,两只手,每天两头黑,走来走去,没有吃过一餐饱饭,走几十里路,连水都没得喝一口,千辛万苦把你们养大的啊”说完一家人的眼眶都饱含着泪水。顿觉父亲清瘦而又慈祥的容颜回显在面前,两眼眸若清泉盛满柔情的看着我们似的,顿时我泪如泉涌,悲伤不己。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怎不痛彻心扉啊!

  时至今日,我还在想,小小的痔疮夺走了我父亲的性命,这是为什么啊?想起我都黯然神伤。我想父亲不是因病致死的,是为了养育我们这几个孩子累死的。父亲,想想您的一生何止是辛酸苦涩?当我们长大了,有能力回报你的时候,你却走了。我亲爱的父亲,生活的苦涩你尝尽了,生活的甘甜你一点都没尝过,叫孩儿怎么能不思念,不心痛,不愧疚啊!父亲啊父亲,你能听见孩儿的呼唤吗?今生己无法回报你养育之恩,如有来生,我还做你的女儿,再续父女情缘,回报你的养育之恩!

© zw.ldfdr.com  重生成妖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