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龙眼肉 >  正文内容

那些过去的往事

来源:重生成妖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20




  现在想来,过去的很多往事叫人深思。
  
  记得我十三岁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教我们语文的是村里一位老民办。他很喜欢讲故事,一堂课基本使用讲故事来打发的。跟了他虽然没有学到语文的基础知识,却学会了编故事。记得有一次老师出了一个作文题《忆苦思甜报告》,我们都写得很认真,其中有位老兄写贫下中农饥饿了,钻进了地主家偷食,竟因食之过饱从门槛下钻不出来,叫狗地主发现狠狠揍了一顿;我们不知是为哪位贫农而感到可怜还是可笑?反正确有其事,那次那位同学闹了大红脸。后来老师又给我们出了一个题目《一件有意义的事情》,我们大家索肠刮肚,难以成文。我却灵机一动,受报纸的启发,编了一个狗地主教唆学生娃犯罪的故事。那故事是讲村中有名的地主王德轩,说他宁要一个学生娃去挖芦苇根,破坏社会主义墙角,上纲上线,老师说故事典型生动,很有教育意义,强调说:阶级敌人时刻想报复,想颠覆无产阶级政权,形势很严峻。那次老师表扬了我,说我作文写得好,思想境界很高。那时节年纪尚小,根本不懂得说假话是可耻的,因为无限荣光的阶级斗争让我们从小就泯灭了人性;一切都以阶级斗争为准绳。
  
睡眠痫是哪些症状  记得还有一件事情,学校里鼓励地富出身的子弟和家庭划清界限。我们这些地富出身的孩子感激涕零,认为这是学校给我们一条重新做人的道路,很快就纷纷表示和地富家庭划清界限。例如,不叫自己的爷爷或者婆婆,叫他们是阶级敌人,平时不尊重他们,认为他们过去很可耻;那个时候我的爷爷和婆婆早已过世,我也从未见过他们,所以我表明表示已经和他们划清界限。当时受到了学校的表扬,大家都很羡慕我,那时我觉的很得意;但是有一次,在召开批判地富分子大会上,我的二爷爷也在其中。民兵连长把二爷提起来,摔在地上,我吓得闭上眼睛不敢看;后来我二爷有胃病,要吃药,他颤巍巍的把药片拿出来,叫我给他端一点水来,我很犹豫也很为难,最后还是端来一碗水,看着二爷把药喝了。不久我就被学校列为批判对象,在班级被同学批判,自己做检讨;心灵受到很大打击。我哪天不愿意给二爷端水的。但实在是看不下去,另外听父亲说,自己因老人过世早,上学靠的是几个堂兄供给的,而二爷正是这几个堂兄的父亲,我是替父亲在报恩呢!报恩这是最朴素的做人原则,关于阶级敌人或者说阶级斗争的意识我那时很朦胧。因为那是的好人坏人的标准都是以阶级斗争为准则的,做人的本质已北京治癫痫病专业医院在哪经荡然无存了,什么关于人性的善良等不敢说,否则你就是反动的资产阶级人性论,小小的年纪把人性的善良在红色真理传播的年代,已经全部阶级斗争花了,分清好坏的标准就是阶级斗争。亲情和人性的善良都得服从于阶级斗争的需要。其实内心深处我一直不信这一套,有一次就因和政治老师上课辩论,老师说我思想反动;我不服气。我说:“不一定所有的地富都很坏,他们的光景也是靠勤劳换来的。不能一概而论,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”因那时的这一件事情的牵连,我入团老不能解决。还是到了后来,因为的学习好破格被吸收入了团。
  
  时间过去了近乎四十年了,现在回想起那时的事情来,觉得很可笑;可笑之余很令人深思。当年的王德轩是村中唯一的一个上过黄埔军校的人。他当年不满蒋介石的统治。弃官归里,常用此特殊身份保护乡亲;为村中做了不少好事,听老一辈人说,每年上边来了催粮的官员,都被他当了回去,没有人敢寻他的事情。解放后被定为地主,被管制起来,他心胸很开阔,我记得曾经听他讲过古书《红楼梦》《三国演义》等,那时年纪尚小听不懂觉得很热闹,但是老师说那是他在和无产阶级抢夺下一代,问题升级了,我们放学不敢去找他了,只好治疗羊羔疯好的医院地址到城外面芦苇荡里去挖个草根什么的,那时医疗站收缴草药,卖钱,恰好又碰上了他在给人讲述《水浒传》,那些武林英雄的事情很吸引人,我们就站在旁边认真听起来,正在这时候民兵连长令人把他抓走了,下的我们一群小伙伴作鸟兽状,纷纷逃散了……我的二爷是很亲近的一个长辈,他一生靠的就是勤劳过日子,我记得那是他都快七十年纪了,还经常来架子车给地里运肥,这样的人能很坏吗?但那时就是那样的形势,你不跟着走就要受批判。今天突然想起来觉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。也正是在那样的形势下,把人的善良本性全部扭曲,叫你人为的变得残忍起来,但是你还不知不觉的,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呀!阶级斗争扭曲人性,把人变得凶残无比毫无人性可言,确让你觉得这是正确的应该的,你看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精神麻醉呀!好在如今以人为本,把人性放在首位,政策人性化,如今的人们做事情不再是当年的样子,可悲到泯灭人性的地步了。
  
  我那时非常幼稚,红色充斥一切的时候,我的良知被蒙住了,人性几乎泯灭了,多亏了朴素的报恩思想才没有叫我做出不孝的事情来,要不我就成了欺师灭祖的坏人了。在今天大力提倡和谐的年代,想起了那个年代的往事,癫痫能治好由不得苦笑几声,把这些往事记下来,用文字表达出来,想叫人们永远记住这一段荒唐的历史。
  
  时间过去好多年了,我的二爷和王德轩他们早已作古。对于他们的是是非非人们已经忘记了。但是于我是无法忘怀的,记忆力生命顽强的告诉我,那段特殊的历史,把人性扭曲的时代正是我们那代人成长的重要时期,对人的认识和鉴别的标准都以红色为指南,人性的复杂和多变以及关于如何评价历史的标准都叫人感到无奈。经过多年的学习和阅历的不断丰富,现在回过头去看待那段历史,觉得历史有时候因特殊原因也显得很可笑,很简单的道理,为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的事情,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讲真话呢?难道说人都是善变的?人性都是如此吗?为什么在那个物质贫瘠的年代,人们的思想是那样可怕,真的是饥饿了糊涂了?如今人们富裕了思想却更加解放了,人性的光辉和善良闪烁着光辉。关于阶级斗争的事情年纪稍大的人们不愿意提起,觉得那些往事太可笑也太愚蠢,时间已经把往事的心疼尘封起来,敏感的我常常想起这些往事,免不了把过去的记忆拿出来赛赛,把那段发霉的历史叫阳光好好照照,以期今后的岁月能从容些,豁达些……

© zw.ldfdr.com  重生成妖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